杭州出租车取消「份子钱」、开放运营权会带来哪些影响?

杭州公布的出租车管理改革文件,目前还只是一个征求意见稿,说取消『份子钱』『开放运营权』不够准确,这样的说法,只见于相关报道的标题,可能是为吸引眼球之故,而在报道的正文和文件意见稿中,找不到完全贴切的对应点。
杭州出租车管理改革意见稿,其要点是:取消经营权有偿金收取,对经营权实施有限期管理,厘清出租车经营权与所有权关系,并向市场调节运力数量和市场调节运价的方向过渡。
比如说『份子钱』,经营权有偿使用金只是其中的大头,但还有车辆折旧、三险一金、企业管理费等若干项,不等于都取消了。
在此之前,义乌和南京有相似的做法,义乌的是逐步取消经营权有偿使用金,南京的宣布取消经营权有偿金收取,但规定驾驶员向所属公司要交的租赁承包费(份子钱)仍然很高,仅普通车型单班每车每月要交纳的就达6100元,为什么,南京的文件没解释,同时,对相关的问题,比如出租车运力管控等没说法。
据有关报道,更早一些在2007年就取消经营权有偿使用金的是济南,但在去年,地方却变了个花样,对新增的500辆出租车,以所谓公共资源使用费的名义,每车收取了3万元。
对出租车的管理,在取消经营权有偿金收取的同时,必须逐步放开数量管控,以增加运力压低和调整运价,而这正是杭州文件的亮点之一。比如,假定一辆车8年期的经营权有偿使用费是40万元,现在不收了,就会变成利润,经营权本身就会成为倒卖对象,拥有经营权的,就可以坐地发财。在济南的相关报道中就说道,出租车经营权倒卖严重,可以被炒到60万元。这次杭州改革官媒的报道中也说到,杭州10年期的经营权,最高时被拍到38.6万元的高价。而事实上,在出租车经营权隐形市场中,这个价格远不止38.6万元,而是50万元、60万元。如此高的价格,关键是数量管控从而形成垄断经营形成的。
杭州的这个文件说到,从今年1月1日起停止收取经营权有偿使用金,已经收取的要退还。我不知道杭州的经营权过去是不是通过招拍挂方式出让的,各城市一般都是,如果是,而且是一次性收取,那么,在今年以前已经出让并已收取的经营权有偿使用金怎么办,如果过去的不退,新车不收,新旧车就不在平等的竞争线上。我注意到,杭州的文件中说,到今年底经过清理整顿合格的公司,将给予新增车辆数量指标(新增的不收经营权有偿使用金),是不是用这个指标来补偿?这涉及到比较复杂的利益关系处理。
另外,杭州的文件还说到,要全面解决出租汽车经营权属不清、利益纠纷不断等问题。2015年1月31日前申报登记为挂靠、买断、半买断经营关系的车辆,经企业与实际出资人共同申请,按照经营权有偿使用金和车辆购置款实际出资原则,将经营权和车辆产权由企业变更登记为实际出资人。我理解这个意思是,如果你过去是有车的个体户,没有经营权,你要挂靠在公司才能跑出租,或者你是有车还有经营权的个体户,现在你要归入一家公司了,你的车以及你可能已经交费获得的经营权,均可以折金加入公司并成为公司的出资人,这样权属关系就清楚了。
问题在补充说明中提出,交通部的顶层设计方案还没出台,杭州的方案会不会一出台就面临修改的尴尬?杭州的文件中说,是根据交通运输部《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意见》来制订这个文件的。有消息说,交通部正在研究制订新的出租车管理办法,年内将出台。杭州文件动作如此大,我估计多半是和交通部沟通或者知道交通部的底牌后,才制订的,何况这还只是一个征求意见稿。另外,问题在补充说明中说,未涉及软件打车领域,其实有涉及,文件说到,这个文件的制订,考虑到网络约租车发展态势,还要适时出台网络约租车的政策,应当都是有所考虑的。官媒的报道中还说到, 杭州的这个文件出台,和网络约租车的兴起,大有关系,传统出租车『濒临崩溃』,三成司机另谋出路,有点被逼上梁山了。文件中还说到,有些方面的问题,还要另出规定,现不知其详,就不好多说了。
以我的眼光看,杭州的这个征求意见的文件,是一个非常好的文件,是一个迄今为止地方出台的在解决出租车问题上最有诚意的文件,表明了杭州在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上认真努力的态度。他的取向是,按市场需要来增加营运车辆,按市场调节来形成运价,出租车今后的竞争,是服务质量和价格的竞争,政府的工作就是搞好服务和管理。
顺便说一下,最近我关注了一下城市交通问题。比如广州,在公交上做得比较好,不知广州的知友怎么看,我从相关报道上得知:广州公交系统的日均出行量已达1700万人次,公交出行率为62%,居大城市第一位,并且还在提高之中,原因一是建了智能管理的城市快速公交系统,二是建了并用好了公交专用车道,再加地铁和APP打车和出租车。这些公交出行方式相互配合,就能较好地方便出行。用公交的多了,私家车就会减少,也可能会在缓解城市道路拥堵上起作用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